雷伯伯看著我手上的戒指,又說出剛纔那種話,讓我原本獲得饕餮能力的高興心情,瞬間化為烏有。

一股煩躁感在我心中冒頭,我的拳頭攥緊。

次元之戒裡,斬神劍劍靈時不時還傳來濃烈的殺意慫恿著我。

“你想怎麼樣?”

我有點不高興地開口。

看著眼前自己尊敬的長輩,我腦海裡現在充斥著胡亂的念頭。

如果,雷伯伯真的敢把我斬神劍的事情給透露出去,那我也真的忍不住想要殺人滅口。

以雷伯伯現在的狀態,我隻用輕輕的吹口氣,就能將他給徹底滅殺當場。

然後我還可以嫁禍給安德烈,這一切神不知鬼不覺,就連化哥也不會知道是我乾的。

“雷局,我們來了。”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時候,化哥和林小英從上麵趕了下來。

“安德烈被困在那堵土牆裡麵,小英你去把他帶回局裡等候處置,還有饕餮的屍體,天化你去處理一下。”

化哥和林小英剛到,雷伯伯就指揮著兩人開始做事。

“雷局,這裡的一切,還有那個仙尊境的饕餮,都是這傢夥一個人搞定的?”

林小英和黃天化,不可置信的看著洞穴裡的一切。

雖然饕餮已死,但是它的屍體上還有剩餘靈氣殘留。

隻要是修仙者,從一絲靈氣的濃度就可以看出來,凝如雪脂,細如髮梢,無一不顯示著饕餮生前仙尊境的強大。

雷伯伯點頭默認。

化哥震驚之餘,二話不說,走到饕餮屍體旁邊,直接就開始做事。

“說吧,你想要我為你做什麼?”

這時,林小英走到我的麵前,低著頭,臉上發紅,說話吞吞吐吐,害羞地如同一隻做錯事的小兔子。

“你就先去把安德烈帶走吧。你早點離開這裡,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幫助。”

我麵無表情的對著林小英說道。

現在,我冇有一點心情去談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

斬神劍劍靈的秘密,雷伯伯還冇有說出口,並不代表著他以後不會把這情況彙報給天界。

而林小英,在局裡這幾個人當中,是最把守不住秘密的那個人。

“哼。”

聽完我說話,林小英猛地抬頭,眼神散發著凶狠,剛纔害羞的模樣蕩然無存。

她咬著嘴巴,手裡拿出一張大黃紙,拋向空中,然後吹了一聲口哨。

哨聲響起,黃紙立刻化為了一隻蒼鷹把她給叼起,飛向那麵土牆。

在安德烈不甘的罵聲當中,兩人一鷹,就這樣離開了這裡。

這個時候,黃天化也處理好了饕餮的屍體,來到我和雷伯伯身旁。

就在他們兩個人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我和雷伯伯就這樣相互對望著,誰也冇有先開口。

雷伯伯的表情很陰沉,而我,握緊的拳頭一直也冇有放開過。

那個殺人滅口的念頭一直存在著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雷伯伯一直狀態冇有恢複,就算他恢複了全盛狀態,另外還加上化哥,對於我而言,也絲毫不是問題。

安德烈被帶走,無非就是重新找一個替罪羔羊而已。

化哥,好像感受到了我和雷伯伯之間的微妙氣氛。

“雷局..”

黃天化表情凝重的看了雷伯伯一眼,聖光劍在他的手裡突然出現,身上的靈氣開始暴漲起來。

散仙境界巔峰,是化哥目前的最強實力。

雷震子看了化哥一眼,嘴巴微微一動,卻是冇有開口阻止。

我鬆開了拳頭,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華子,放在嘴邊,幽冥鬼火嘭地在我手上燃起。

我不慌不忙的點燃華子,深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淡藍色的煙霧。

今天的這根華子,好像味道有點不對啊!

“黃天化,收了你的境界吧!我們兩個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小龍的對手。”

雷震子看到我冇有任何動作表情,他也能猜的出我心裡現在在想什麼。

“雷伯伯,這一根華子抽完,我和你們之間,再也冇有任何關係。如果你們敢繼續威脅到我,我絕對下手不留情,這其中也包括你,化哥。”

華子此時還剩下一半冇有抽完,我將它丟在了腳下,隨意地腳尖踩了踩,一股黑色的煙霧從地麵上慢慢散開。

該說的話我已經說完了,華子隻是代表了一個信號。

“該死的。”

黃天化心有不甘的收回了手上的聖光劍。

“小龍,我希望你能夠走正道。自古仙妖不兩立,你要考慮好後果。”

雷震子義正言辭的開口。

“正道?嗬嗬,我原本以為我可以和你們交心,當初也承蒙了你們的照顧,這一點我很承認。但是,今非昔比。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我螭吻有我自己要走的路,不關對錯,隻求無愧於道心。”

我冷笑著,正道,妖道,自從張芳死在了我麵前,我的道心已經不存在於天界任務之中。

身為正統天界修道士,已經封印了這麼多異獸,守衛了天界尊嚴,可是我自己又得到了什麼呢?

次元之戒裡,我感覺斬神劍,正在和我心意相通,它的劍身在抖著,像是消化了饕餮的內丹以後的那種興奮,好像是在為我剛纔的那番話而鼓掌喝彩。

有誰知道呢?剛纔那番話,隻是我不經過腦袋,從心底有感而發的。

對於雷伯伯和化哥,我是從心底裡把他們當成朋友,但是現實總是殘酷的。

斬神劍一出,事關我周圍很多的人,而且我自己所受牽連最大,為了我自己,我隻能這樣做。

說是自私也好,說是改正歸邪也罷。

我自己選的路,無論是暗黑境界,又或者是斬神劍,在天界修道士的口中都是錯誤,都是邪門歪道。

既然如此,長痛不如短痛,關係該斷就斷,我不喜歡拖泥帶水。

這就是修仙,境界越高,所牽扯到的事情越少。

一切隻以利益為前提,這一點,是散仙境的雷伯伯和化哥現在體會不到的。

我不是在他們麵前賣弄我的境界有多高,而是真正的感受到了高處不勝寒。

越往山頂上走,再看看腳下的人,位置不一樣,我們之間所看到的風景,肯定是不一樣的,所以想法也會不一樣。

“好一個無愧於道心。螭吻,下一次再見麵,我肯定也不會是散仙境,天界之上,你我終會有所一戰,到時候就以實力見真章吧!”

化哥好戰的本性被我給徹底激發。

“走了,拜拜。”

我對著兩人揮了揮手,飛離了這個洞穴。

在漢武市,我已經冇有了有交集的人,現在我的目標,就是趕往懸空島,回到異能者聯盟總部,去找媽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