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問:「除了龍刃之外,玄河家最強大的手段是什麼?」

鐘玄齡:「除了龍刃,玄河家本身也有一件大殺器,叫做「召喚之書」,據說可以用此書從主宇宙中召喚出邪惡力量。正是有了這召喚之書,玄河家才能成為八大家族之首。」

吳北:「召喚主宇宙的力量?那倒有點意思!」

這鐘玄齡自然不知道,吳北的身邊就藏著一個來自主宇宙的邪修。

鐘玄齡:「所以我自知非敵,我鐘家要麼依附,要麼滅亡。」

李藥師淡淡道:「有家父在,請伯父放心,玄河家再強大也占不了便宜。」

鐘玄齡還是有些猶豫,道:「玄河家的背後,站著整個神族,有可能會拖累你們。」

吳北:「實不相瞞,我來鬥虛神域就是想有一番作為。鐘兄若有膽魄,我可以助你一統鬥虛神域。」

鐘玄齡呆住了:「一統鬥虛神域?」

吳北點頭:「冇錯。而且如果可能的話,以後你會掌控更多神域。」

鐘玄齡為之愕然,掌控鬥虛神域!這可能嗎?

吳北能看出鐘玄齡的不自信,他並不意外,於是說:「鐘兄無須擔心。我此番前來還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推廣我的人道仙途。」

鐘玄齡當然聽說過人道仙途,畢竟震旦宇宙已經有大批的修士在修煉了,而且效果出奇地好,且不會受到仙族的影響。

鐘玄齡忽然想到了什麼,吃驚地問:「推廣人道仙途!難道你就是開創人道仙途的那個人?」

吳北一笑,宇宙深處,人道仙途至尊大道微微震盪,一股浩瀚的大道氣息降落。而此舉是對吳北身份最好的註解。

鐘玄齡深感榮幸,連忙向他深深一禮:「真冇想到,您就是那位高人!」

他笑道:「自從知道了人道仙途之後,我就在嘗試著修煉,結果發現,它的效果的確要比神仙的修煉法門要好。」

吳北:「哦,那你後來冇有修煉?」

鐘玄齡搖頭:「我畢竟已經是始仙,掉頭太難。不過,家中的一些小輩,我已經讓他們悄悄地修行人道仙途。」

吳北點頭:「其實我也修煉到了始仙,四個境界存在諸多問題。」

鐘玄齡:「是啊,可惜我生得早了。要是我還年輕,一定也要努力修煉。」

吳北:「所以我纔要讓鬥虛神域的人族可以修煉人道仙途。據我所知,鬥虛神域上的生靈,以人族居多。」

鐘玄齡點頭:「是啊。神域中有無數的人族,他們中有很多是冇有資格修煉的。如果能夠把人道仙途推廣開來,到時候人人皆可修煉,這真是亙古未有之盛事!」..

吳北:「眼下,我要在你的地盤裡,先建一座仙道學院。前期我親自坐鎮,你看怎樣?」

鐘玄齡道:「那當然好。起碼在我治下的百姓,都有機會去你那裡。」

吳北:「我要建學院,自然是讓鬥虛神域所有的百姓皆能修煉。」

說罷,他手中出現一本冊子,正是人道仙途的入門修煉冊。隨後他手一揮,這冊子就飛到了空中,然後化作兆億光華,飛到了鬥虛神域的每個人手中,上至老人,下至嬰孩,人手一本。

而且,這些冊子受到了他的法力加持,人第一次拿起來,裡麵的修行方法就會直接映入腦海。不管是識字不識字的人,都可以瞬間明悟,然後著手修煉。

看到吳北的手段,鐘玄齡不禁呆住了,喃喃道:「這……真是通天的能耐!」

鬥虛神域的百姓,紛紛得到了修煉功法,他們先是吃驚,繼而大喜。畢竟普天下,九成九的人一生都冇有修煉的機會。不管他們是否天才,有修行的天

賦,都是一樣的結果。

手冊上除了修行之法,還附帶了一個訊息,那就是若能修煉後達到手冊上的要求,便可前往仙道學院學習更高深的仙術。

散發了修煉手冊之後,吳北道:「仙道學院就建在鐘家與玄河家交界之地。」

鐘玄齡道:「可要是這麼做的話,玄河家恐怕會有動作。」

吳北:「我就是等他們的動作。鐘兄,此事暫時與你無關,你且看我怎麼收拾玄河家。」

見吳北如此有信心,鐘玄齡也就不再多說。隨後,兩家正式地訂立了婚約。

在鐘家地盤靠北的位置,吳北找了一片平原,背靠山,左側有水,其中還有一座湖泊。

於是,他便依山傍水,修建了仙道學院。說是修建,不過是一念之間,無數的宮殿便紛紛拔地而起。

他的手段,可以化虛為實,隻要是腦海中構想出來的,都可以在他手中變虛為實。這種手段,其實一般天仙也有,但冇辦法做到他這般氣勢恢宏,瞬間造就無數的宮殿和景緻出來。

眨眼之間,仙道學院就出現在鬥虛神域。不過,此時的仙道學院還冇什麼人,於是吳北從天仙界和金仙界找了一些人過來,擔任學院的老師和管理者。當然,他也挑選了一些洪荒大陸的天纔過來,成為了這裡的首批學員。

能夠得到吳北親自指點,這些人自然求之不得,紛紛要求前來此地學習。

訊息通過天仙界和金仙界傳播出去,竟然產生了轟動的效果,震旦宇宙中無數的天驕紛紛趕來鬥虛神域,加入到仙道學院。

短短數天的時間,仙道學院新增學員的數量就超過了千人,而且來的人多數都是天才,有許多人甚至對吳北無比地崇拜,其中就包括不少的女學員。

不出鐘玄齡所料,吳北的做法令玄河家非常不安,很快就有所行動。

這一天,吳北正在給學員們講課,忽然門外一陣吵鬨,吳北微微皺眉:「何人喧嘩?」

一名學院的老師走過來,道:「院長,來了一群人,自稱是神廷的官吏,說什麼咱們冇有資格開辦學院,要把咱們取締掉。」

吳北:「取締我們?我去看看!」

院外,十幾個人正耀武揚威,其中一人厲聲道:「你們的什麼鬼學院,冇有得到神廷的許可,所以必須馬上取締!」

吳北:「開設學院,還需要神廷的許可?這事我怎麼冇聽說過?」

這人看向吳北,冷笑道:「你是誰?」

吳北淡淡道:「我是此間院長,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