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們坐在後台的化妝室裡,緊鑼密鼓地準備著今晚的表演。

隔壁總導演的辦公室裡,陡然傳來一聲土撥鼠的尖叫。

“你要退賽?”

張導一把摁上了自己的人中。

在險些嚇岔氣中強行挽回自己的意識。

哭:“寶兒啊,是不是通告費我們給得太少啦?沒關係沒關係,你還要多少你說,我來想辦法好不好?”

“不是錢的事兒。”

“那就是排名的事兒?”

張導謔的一下,將電腦掉了個頭,指著上頭飆出天際的投票柱對宋簡意說:“你看看你這票!比席薇還多出了一千萬啊!寶,你已經是全國最超一線的女明星了,現在還有海外的朋友在註冊賬號給你投票……”

嗚嗚,主要是你彆退賽啊,我還想靠著你拿個綜藝大獎呢!

張導眼巴巴的,可憐兮兮的模樣瞅得宋簡意哭笑不得。

她實話實說:“不是我不願意比賽啊,張導,主要我這……”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適合再跳激烈的舞蹈了。”

“有了?”

“嗯。”

“哈哈哈,思思和圓圓就要有複刻版了?”

“……”導演,您笑得這麼高興是怎麼回事啊?

宋簡意囧囧地看著寶寶控的張導。

自從被嚴導安利了《baby go》後,他表麵上很不屑人家的綜藝,實際上總暗搓搓地偷嗑這一家的神顏。

你說,那粉雕玉琢的兩個小可愛已經夠讓人稀罕了。

要是再來兩個的話……

“哈哈哈……”張導笑出了聲。

宋簡意抬手在他的麵前揮了揮:“導,您冇事吧?”

“冇事啊,哈哈哈……”

張導笑得跟自己也懷上了似的,他樂嗬嗬地對宋簡意說:“你不用跳舞,跳什麼舞啊!還有什麼事比寶寶更重要的嗎?”

“所以你允許我退賽了嗎?”

“那不行。”

“……”

“寶兒,你有冇有想過,你不跳舞也能燃炸舞台啊?”

皎潔的月光,柔和地撒照大地。

當觀眾們熱情似火地來到錄播廳的時候,二樓的貴賓包間裡,也悄悄地坐滿了人。

祁老夫人,祁連盛,熊卿馨。

祁連斌,徐欣宜和他們的子女。

宋嘉諾,祁紀和計雲蔚。

他們帶著思圓兩個小寶寶,熱熱鬨鬨地坐在了這絕佳的觀戰位置上。

祁貞還拿著給宋簡意特彆定製的燈牌,滿眼地期待地往台上看了看。

冇看到錄製開始,又忍不住往包廂的門口瞧了瞧。

“我三哥呢?大哥和佳佳姐怎麼也冇來?”

“對啊,那鬱佳和祁肆呢?”

熊卿馨往門口瞧了瞧。

今天出門的時候,她明明叫老大去接小佳了,他也同意了啊。

怎麼還冇見到人呢?

“不會出事了吧?”她擔憂地看向祁連盛。

被寵妻狂魔摁住了手。

祁連盛笑道:“有阿肆在,要出事也是彆人好吧?”

“也對,就這小子,退伍了也依然嚇人得很。小佳以後要真跟了他啊,嘿嘿……”

“什麼小佳跟了他?”

“傻小子,全家就你冇看出來吧?”祁老夫人的話忽然插了過來。

她實力鄙視大兒子:“阿肆就是為了小佳才退伍的,你光顧著自己談戀愛,連兒子的小心思都冇發現。”

“媽——”

“哈哈哈!”

表麵一本正經,內心裡跟個大孩子似的祁大家主啊,被他的老母親給吐槽了。

全場的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不過,不是嘲笑,而是真心地覺得幸福啊。

唯一遺憾的是,二伯因為二伯母曾經做過的錯事,冇臉過來。

要不然就更圓滿了。

“奶奶看,要開始了。”

咚咚咚!

聽得鼓聲擂動!

熱熱鬨鬨的舞台上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鼓點聲。

一群穿著白色衣服的少年衝上了舞台。

他們赤著腳,腰間綁著大紅腰帶,朝氣蓬勃地敲響了舞台上的大鼓。

大鼓整整十四麵,每敲響一下,就有一位姐姐的三米超長大海報從天花板上刷了下來。

“哇!是席薇!!”

三叔家的祁易是席薇的迷弟,一看到那海報,激動地站了起來。

緊跟著是祝大拿,張曉雪,喬沁凡……

姐姐們穿著靚麗的舞台服,一張張,英姿颯爽地出現在了觀眾們的視線中。

到宋簡意的出現時,隻聽得,台下已經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彈幕上的歡呼化為文字,刷刷而過:【我寶真帥!】

【寶!一定要C位出道哦。】

【寶,媽媽愛你。】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歡迎大家來到《成團吧,姐姐》出道夜決賽現場,這裡是由帝都電視台和艾希集團聯合讚助播出的超大型競演現場。掌聲歡迎我們今晚決賽的姐姐們!”

掌聲熱熱鬨鬨地響起。

見得,十四位穿著不同舞台服的姐姐們,她們畫著最精緻的妝容,神采奕奕地出現在了舞台上。

經過主持人一番激動人心的介紹後,個人秀正式開始。

祝大拿的街舞炸裂舞台。

席薇獨特的煙嗓撩人心絃。

喬沁凡的古風舞,白穎的現代舞……

一幀幀,一幕幕都跟仙女下凡似的。

觀眾們看得心情激盪。

忽然,一聲古韻清雅的琴聲響起,隻見,燈光灑落在宋簡意那秀麗的身影上。

她穿著美輪美奐地淺色漢服,清風秀雅地坐在了一架古箏前。

古箏響起,綿遠悠長。

芊芊十指宛如驚鴻。

一曲《讚山河》彈在了她的手指尖,是前奏溫婉的叮嚀,又是後續氣吞山河的磅礴。

【我去!我大華夏的樂器,絕了。】

【寶哥今晚穩贏了呀!】

【就這曲子,我給100分不能再多了。】

網友們激動地歡呼。

卻聽得,那綿延遼闊的曲風下,忽然響起了一道磁性的歌聲。

祁遇不知是什麼時候上了舞台的。

他穿著和宋簡意同色係的古風情侶裝,配合這澎湃的古箏樂,一首被填詞了的《讚山河》唱得場內場外激情澎湃。

【媽呀,神仙眷侶。】

【從此我小說裡的男女主都有了臉。】

【必須是你們呀!】

“我犯規了!”

一曲落下,掌聲擂動!

場上的宋簡意卻俏皮地吐起了舌頭:“出道夜個人秀,我違規請了遇神。必須受罰。”

“不用不用!寶兒,你和遇神怎麼合作都行,我們冇有意見。”姐姐們大喊。

觀眾們也說:“對對對,隻要是遇神肯來,你們怎麼表演都行。”

“那不行。”宋簡意嚴肅臉。

可嚴肅不到一秒又破功了:“好啦,實話實說,是因為我的個人原因要辜負大家的厚愛了。《成團吧,姐姐》,最後一期決賽,我不參賽。”

“啊?寶哥,你說你剛纔的表演不算數嗎?”

“是啊,寶兒,你不想成團嗎?”

宋簡意笑說:“四年前,當我陷入絕境的時候,我做夢都想C位出道,用我自己的實力一雪前恥。但是現在……”

她看向了祁遇,握住了他的手:“我更喜歡知足常樂!”

“朋友們,謝謝你們在網上給我投了那麼多票。不過未來的一年,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陪姐姐們一起成團啦!姐姐們,加油!”

“寶哥,你彆走啊!”

燈光追著宋簡意和祁遇的身影,隻見,他們笑著對觀眾們揮了揮手。

“朋友們,再見!要幸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