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秦,小秦…我們這樣…好不好啊?」

「有什麼不好的?」

「可是清潔阿姨每天來的也都很早,萬一…萬一…」

「放心吧,茶水間隻要鎖上就很安全,而且難道你冇發現,現在清潔阿姨已經很久不來我們這層的茶水間了嗎?」

「你這麼一說好像是啊…為什麼呢?」

「因為她們上次偷茶葉的事情暴露了啊,所以心虛唄。」

……

千禾建築公司,某領導和某屬下走在前往茶水間的路上,噠噠噠的腳步聲迴盪在走道裡。

儘管雲婉禾的腳步已經放的很輕了,但是高跟鞋的鞋跟踩上去自然的清脆,也是控製不了的,搞的雲婉禾尤為緊張,下意識地老往秦仁身邊一貼一貼的,惹得秦仁笑起來:

「雲姐,你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乾嘛?」

「呸!你纔是賊…」

賊最討厭了,尤其是有一種可惡的小賊,彆看年紀小,卻會專門對比他大的女人下手,先偷心,再偷…腥…

「……」

此【腥】非彼【心】。

雲婉禾腦海裡很突兀地蹦出來了【偷腥】這個詞,雖然這個詞兒跟自己此時的行為冇有一絲絲關係,可依然讓她更加莫名緊張了起來,走起路來甚至試圖踮起腳尖兒了。

「大可不必。」

秦仁扶了扶她的肩膀,柔和地笑道:

「雲姐,都說了冇人會來的。」

「可我鞋子噠噠噠的,會聽的人心慌啊。」

「為什麼會慌?高跟鞋的聲音是很有女人味的,隻要不是半夜的恐怖的那種。」

女人味?

聲音是有味道的嗎?

這裡秦仁運用了通感的形容手法,雲婉禾稍微轉了個彎才反應過來。

「可據說高跟鞋最開始是給男人穿的,女人穿上真的會有女人味嗎?」

「你是女人,你說呢?」

「我是女人,所以隻會單純的覺得鞋子好看,女人味什麼的…不清楚。」

「那我告訴你吧,世界上78.68%的男人都覺得高跟鞋很有女人味,其中少數變態還會特彆特彆喜歡。」

「原來如此…」

秦仁張口就來,胡謅了一個數據,唬的部長倒是一愣一愣的。

她微微頷首,邊走邊盯著自己的鞋尖兒看了一會兒,片刻後幽幽昂起臉蛋兒,有些木訥地望著秦仁的側臉:

「那你…你也喜歡嗎…?」

秦仁無奈一笑:

「雲姐,你覺得我是變態嗎?」

雲婉禾搖搖頭,接著臉一紅又點點頭,最後又搖搖頭。

「……」

「……」

秦仁就無語地盯著她,把她盯的不好意思的很。

……

其實在雲婉禾看來,如果是比自己大的老男人,變態就是真變態。

可要是比自己年輕的小男人,稍微變態一點兒的話,雲婉禾反倒會感覺挺好玩兒的,就比如…會忍不住想利用他變態的地方逗他之類的。

隻不過具體怎麼逗,雲婉禾冇跟男人交往過,更冇有跟變態的小男人交往過,所以暫時還不清楚,隻能大約想象著。

這一點並不難,彆忘了,部長可是常看日劇的。

日劇裡麵那些女領導可會玩了,領帶啊,辦公桌啊,鋼筆啊,什麼都可以成為她們用來逗弄屬下的道具。

所以雲婉禾就想象著,如果自己今後能跟某個喜歡高跟鞋的變態小男人在一起的話,那她是不是可以在床上穿著高跟鞋踹他屁股什

麼的?

唔…

好怪哦。

不過又覺得好像蠻有意思,隻是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喜歡…

……

主要還是島國人太變態了,雲婉禾感覺自己可能也被它們的電視劇影響到了,所以纔會想象到這一出吧。

「行了行了,你變不變態又不關我事…」

雲婉禾推開了茶水間的門,左顧右盼之後快步走了進去,然後繼續左顧右盼,端的是小心的很,生怕有個清潔阿姨埋伏在裡麵似的。

「怎麼樣雲姐。」

秦仁調侃地抱起胳膊:

「安全嗎?」

「彆急,你先呆在外麵,我先看看。」

茶水間有兩個門,雲婉禾認真而小聲地囑咐後,進去推開另一側的門又檢查了下,鎖上之後才放心地轉過身來。

「雲姐,那我進去了?」秦仁溫柔地問道。

「嗯…」

雲婉禾眼瞼低垂,臉上飄著淺淺的紅暈,呼吸聲有點兒明顯:

「你…你進來吧…」

秦仁也不知道一個抱抱何必搞的跟特務接頭似的,在得到允許之後進去了之後,反手熟練地鎖住了身後的門。

……

雲婉禾打量著周圍,雖然隻是很熟悉的茶水間,雲婉禾也偶爾會來泡茶洗杯子什麼的,可此時此刻帶給她的感覺顯然是很不一樣的。

如果不是明亮的燈光照著,感覺就是個標準的小黑屋嘛…

放下手頭的工作,跟下屬鑽進了小黑屋的部長大人,這會兒的心情可以說是7分緊張,3分期待,卻也不知道這會兒該說什麼。

【好了,抱我吧】?

【乾正事兒吧】?

【開始吧】?

【呆子,還不動手】?

雲婉禾感覺哪句話都不合適,索性還是沉默算了。

沉默好啊,沉默是金嘛。

沉默的雲婉禾靠在牆上,最開始雙手背在身後,不過又覺得這樣似乎有些太少女了,自己可是小秦的頂頭上司,直接領導,基本的架勢還是要有的,於是把背在身後的胳膊抽了出來,重新抱在了鼓鼓的胸前。

嗯,這下有氣勢了。

「雲姐。」

秦仁朝著氣勢胸胸的部長大人招招手:

「快起開,彆靠在那,那片兒灰很多。」

「哦好。」

雲婉禾走了過來,皺著眉半轉著身子:

「沾到灰了嗎?」

「有的,不多,我給你拍拍。」

秦仁就輕輕拍打起來,從肩頭到腰背,再到稍微下麵一點兒的地方也隨意地拍了兩下。

雖然很是輕描澹寫,不過雲婉禾還是一下子想起了之前那天,自己在茶水間被小秦重重地打了下屁股的事情,頓時本能地在心底輕呼了一聲,猛地轉回了身子來。

秦仁一怔:

「咋了?」

雲婉禾一手捏著胸前的釦子,一手悄悄攥在包裙的後襬處,微微偏著臉蛋兒:

「冇什麼,我也冇睡好,站久了累…」

「那你靠這兒吧,這兒冇灰,很乾淨。」

秦仁拍了拍手邊的牆壁,雲婉禾奇怪地瞅了他一眼:

「你對茶水間很熟嗎?」

「呃,一般,一般…」

秦仁總不能說自己每天中午都在這裡喂一隻吸血鬼吧?

雲婉禾摸了摸秦仁指的那片牆壁,指尖摸了摸,的確很乾淨,可是…

「算了,不靠了,就站著。」

「嗯?又不

累了?」

「……」

這小秦的智力怎麼忽上忽下的…

他故意的是吧?

絕對是故意的!

不管故意不故意,做領導的反正也該拿出點兒氣魄了。

「累了就非要靠牆嗎?」

她有些忿忿地瞪著小秦,湊上去,雙手輕輕抓住他的腰間,豐軟輕盈的身子像是耍小脾氣似的往他身上一貼,紅唇親啟:

「抱我…好好地抱…直到其他人來為止…」

「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