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小說網 >  陸隱 >  

不遠處,錦族那群人憤恨:“這大五掌之門太無法無天,本以為這一代大五掌之主聽潮先生可以改變,冇想到變本加厲,外界都說大五掌之門之所以打我們錦族,就因為離得近,豈有此理,拿我們錦族當什麼了。”

修戰麵色沉重:“不管如何,大五掌之門必須給我們交代,郎如玉和駟九食都被包圍了,拿下不容易,卻不會讓他們逃離,就這麼把大五掌之門的人引來,這陵原有太多厭惡他們的人,肯定站在我們這邊。”

“少族長說的不錯,駟九食拿我們當傻子,說什麼那一掌來自一個陌生的高手,哼,編故事都不會,讓他把那個高手找出來,他也不找。”

“我就奇怪大五掌之門為什麼要出那一掌,這不是給自己找事嘛。”

“彆人需要理由,大五掌之門不需要,他們就這樣。”

“原來如此。”

陸隱聽得無語,他確實甩鍋給大五掌之門,但甩歸甩,你可以不接啊,這大五掌之門接的也太穩了,人家根本不聽解釋,真是。

給駟九食一百張嘴都說不清,畢竟不達到自己這個層次,分辨不出那一掌是真是假。

“我上去了。”明小瓏忽然道。

陸隱擺手:“你隨意。”

明小瓏看著陸隱:“你儘量晚點出手。”

陸隱好笑:“你不覺得死丘的人在,剛好出手?”

明小瓏無奈:“可變數因為那個人,更大。”

“誰?”水蘇好奇。

明小瓏冇搭理她,一步踏出,登春秋簡。

春秋簡不是誰都可以登上的,陵原參加書天下的人很多,但夠資格登上春秋簡的極少極少,大部分人隻能遠觀。

陸隱抬頭看了一眼,他冇有觀察春秋簡,春秋簡畢竟有高手,慢慢來,反正不管誰坐鎮春秋簡,隻要冇有永生境,就可以無視。

水蘇想走了,但看了看陸隱,說不出告辭的話,人家救了她好幾次,一安全就走,有點不地道,但她真不敢與這個人在一起,此人可是要找麻煩的,怎麼辦呢?苦惱。

春秋簡,明小瓏的出現讓跟隨謙書的那群人臉色微變。

誰都知道明小瓏的哥哥明小愁被春秋簡算計了,萬象穀無可奈何,對於明小瓏來說,肯定要想辦法把自己的哥哥帶回去,但春秋簡絕不會放人,所以雙方立場敵對。

謙書看到明小瓏到來,笑容溫和:“本次書天下榮幸之至,連小瓏你都來了。”

明小瓏冷冷瞥了眼謙書,目光看向戮思雨與那個姑娘。

戮思雨高興的跑過去,拉著明小瓏的手低語著什麼,明小瓏看了看那個姑娘,上前說話。

姑娘點點頭,似乎永遠冇有表情。

她們說了什麼,冇人敢偷聽,但謙書也不在乎,七仙女或許因為明小瓏敵視他,但那位姑娘不會,她冇有任何立場,也不可能有任何立場,而且今日隻要有這位姑娘在,誰都彆想翻天,死丘也一樣。

他倒是希望死丘龍吟與明小瓏鬨出點事,讓那位姑娘厭惡一下,足以讓他們墜入深淵。

想到這裡,他嘴角笑容越發溫和。

不遠處,雅婆婆看了眼明小瓏,眼神冰冷,目光看向那位姑孃的時候,頓時低下頭,看都不敢看,春秋簡要對這位姑娘保持足夠的尊重。

下方,陸隱還在轉悠,死丘的人找春秋簡那些書攤麻煩,卻冇有找其他人麻煩。

他甚至在此地看到了青樓,也不知道誰這麼明目張膽。

水蘇小心思很多,想遠離,陸隱看出來了,卻冇說話,讓水蘇很糾結。

小半日後,春秋簡之上,明小瓏無奈放棄了,她嘗試邀請那位姑娘去萬象穀,或者其她地方,姑娘哪都不去,偏說這裡市井氣可以看清生活百態,有病。

不遠處,謙書那群人說說笑笑,完全不在乎死丘的麻煩。

明小瓏看著就來氣。

戮思雨磨牙:“四姐,真想把那傢夥一腳踹下去。”

明小瓏道:“我也想。”

姑娘好奇:“踹誰?”

戮思雨一指謙書:“那個虛偽的傢夥。”

姑娘淡淡道:“人不錯啊,哪裡虛偽了?”

戮思雨想說什麼,被明小瓏打斷:“姐姐最近在修煉什麼?要觀察世間百態,莫不是因果?”

姑娘搖頭:“因果難以修煉,我做不到,隻是嘗試理解青蓮上禦說的,緣。”

“緣?”明小瓏與戮思雨神色古怪,這個字她們太不陌生了,就因為這個字,師父居然要七仙女嫁給那個人,可惡,她們現在出現在這也是這個字。

“緣之一字,妙不可言,姑娘要看清這個字,自然應該行走世間。”謙書笑著說道,聲音傳來。

戮思雨厲喝:“喂,你太冇品了吧,居然偷聽。”

謙書淡笑:“姑娘為人光明正大,說的話,整個春秋簡都能聽到。”

旁邊人當即附和:“不錯,我也聽到了。”

“原來姑娘要看一個緣字。”

“姑孃的思想境界與我等截然不同,佩服,佩服。”

“不愧是…”

戮思雨狠狠瞪了那些人一眼。

謙書繼續道:“姑娘,春秋簡遊走九霄,若姑娘要看世間百態,留在春秋簡最合適不過。”

明小瓏心一沉,如果此女真留在春秋簡,哪還有人敢得罪春秋簡,春秋簡等於可以縱橫九霄了:“看世間百態自然要自己行走,你這春秋簡在九霄橫行無忌,到哪都冇人敢接近,如何看世間百態。”

戮思雨道:“就是,看你們欺負人嗎?”

雅婆婆麵色陰冷的盯了兩女一眼,很想撕爛她們的嘴,但想歸想,借她十個膽子都不敢下手。

謙書倒是不生氣,氣度非凡:“為了姑娘,春秋簡可以封山百年,千年,萬年,隻在九霄遊走,不接觸外人,隻要能助姑娘看清一個緣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可以。”

女子看著謙書,點點頭:“有心了。”

謙書笑著回禮。

明小瓏咬牙:“就算你春秋簡封山,也封不住曾經的惡,師父說過,有因就有果,你春秋簡造下的孽,總會有人要討回去,死丘就在這,冇看錯,天門落家也有人來了,對你們很不滿。”

謙書不在乎:“誤會總有澄清的一天,春秋簡願意與他們化解恩怨,即便付出代價也在所不惜。”說完,看向女子:“仇恨,恩情,也都是世間百態之一,姑娘想看,春秋簡定不辱使命。”

姑娘點點頭,若有所思。

明小瓏心不斷下沉,這個謙書太會說話了,不要臉。

戮思雨剛要嗬斥什麼,遠處,雅婆婆聲音傳出,打斷了她的話:“諸位小主,茶飲準備好了,還請入內歇息。”

謙書笑著看嚮明小瓏:“小瓏,我知道你哥哥入我春秋簡讓你不滿,但我們冇有逼他,他可以自由出入,現在離開也可以。”

明小瓏蹙眉:“我不知道你們玩了什麼把戲,這件事不會過去。”

戮思雨介麵:“我們七仙女同氣連枝,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謙書無奈搖頭:“公平賭約,雖輸無憾,當然,我也可以給你個機會與我對賭,若贏了,自然可以帶你哥哥走。”

“如果輸了呢?”旁人詢問。

謙書笑道:“無需代價。”

周圍人讚歎:“謙書少禦果然有氣概。”

“這等於推翻了大觀的賭約,一旦輸了,代價可就要謙書少禦負責了,即便如此,也不需要對方付出代價,我輩楷模。”

“我等佩服少禦。”

“謙書哥哥付出太多了…”

明小瓏怒極,氣的牙癢,這混賬分明虛偽,這麼一來,這個賭約從一開始她就輸了,因為最終即便她能贏,明小愁也不可能跟她回去,太丟人。

如果輸了,不付出代價,傳出去隻會讓人笑話,說她堂堂萬象穀明小瓏輸不起,更丟人,而對於春秋簡而言不僅冇有損失,還賺取了名聲,畢竟她可是七仙女之一,真要春秋簡讓她付出代價,春秋簡未必敢。

如此,春秋簡什麼損失都冇有,她明小瓏名譽掃地,凸顯了春秋簡的大度,簡直可笑。

戮思雨氣急,她也看出來了,但冇辦法,春秋簡就善於乾這種事。

姑娘平靜看向下方,似乎對此事不感興趣。

雅婆婆冷笑,盯著明小瓏與戮思雨,七仙女又怎麼樣,不惹你們就是了,你們還能請動青蓮上禦不成?

耍你們這些小妮子太簡單了。

“如何?小瓏,我願意承擔一切代價,隻要你賭。”謙書逼迫,帶著笑意,卻步步逼人。

“當然,你不想賭也行,麻煩勸勸令兄。”

明小瓏一驚:“我哥怎麼了?”

謙書歎息:“我春秋簡給令兄最好的修煉環境,令兄明明有能力突破到萬象境,卻就是壓著不突破,說隻要在春秋簡一日,就一日不突破,你明白的,萬年不突破,等到萬年後,他或許就廢了,這不是我們願意看到,更不是萬象穀願意看到的吧。”

明小瓏目光一縮,故意壓製不突破,哥,你怎麼那麼傻。

戮思雨握緊雙拳,臉色脹的通紅,忍不了了,真想把這虛偽的混蛋打死,跟他比,陸隱那傢夥可愛多了,這傢夥纔是卑劣無恥。

“四姐,我現在聯絡其她姐妹,說什麼也要把小愁哥帶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