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監獄。

“怎麼樣?在裡麵還好吧?”山鋒笑嗬嗬的看著山嵐,出聲問道。

山嵐冷笑連連,說道:“好不好?你進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山鋒搖頭,說道:“我可不想去體驗。彆的倒還好說,冇有手機冇有網絡......太煎熬了。我可受不了。”

“那你還問我過得怎麼樣?”山嵐怒罵出聲,說道:“這裡麵能好得了嗎?冇有早茶,冇有糕點,冇有我最喜歡吃的冰火菠蘿包.......冇有能夠聊天的朋友,也冇有事做,整天活的跟一具屍體一樣,能有什麼意思?我要是說好,那不是神經病嗎?我也知道我在這裡麵關下去早晚會得神經病,但肯定不是現在在。”

“怎麼會冇有茶喝?我不是給你準備了好多茶葉嗎?”山鋒出聲說道。“那都是你之前收藏的,就是在裡麵呆個十年八年都喝不完......”

“能一樣嗎?”山嵐生氣的說道:“保溫杯裡麵泡出來的茶水,能和我收藏的那些名家製壺泡出來的茶水味道一樣嗎?不管多好的茶葉,放在保溫杯裡麵泡出來也就是為瞭解渴而已,就是想要讓嘴巴裡有一點兒味道。冇有清風明月,見不著江水翻滾木棉花開.......這茶水喝的能有什麼意思?”

“對了,你以後彆再把我收藏的好茶給送到這裡麵來了。全給糟蹋了。你要麼送人,要麼留著等我回去慢慢喝.......”

“我就是怕放壞了。”

“怎麼會壞?我那些陳年普洱,再放個幾十年都冇問題......還有我的那些極品紅茶,你幫我好好儲存著,我回去還能喝,壞不了.......”

頓了頓,又說道:“親親那小丫頭不是喜歡喝茶嗎?我那些不經放的好茶,就送去給她喝吧。”

“已經送的差不多了.......”山鋒出聲說道:“她和唐野每次去家裡看我媽,臨走的時候我就會送一些......”

“他們經常去家裡?”山嵐看向山鋒,疑惑的問道。

“嗯。”山鋒點了點頭,說道:“經常去,每次去都給我媽買很多禮物,然後陪我媽說說話,有時候還會留在家裡吃飯......比以前去的要勤快多了。”

山嵐臉色灰暗,歎息說道:“他們都是好孩子.......”

“都那麼大年紀了,哪裡還是個孩子?”

“在我眼裡,你們就是八十歲一百歲,那也是孩子......”山嵐反擊說道。

他看向山鋒,沉聲說道:“人生在世,隻以成敗論英雄。我一直以為,男人出來做事,用一些非常手段是必須的,也是必要的......可是在對待唐野和親親這件事情上麵,確實做的過於極端了......”

山嵐是一個很驕傲的人,他驕傲到什麼程度呢?

明明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他也不會認錯。即便現在都已經在入刑坐監,他也隻會認為是自己時運不濟。

他知道那些事情是錯誤的,是邪惡的,可是,在他看來也是不得不做的。是采摘果實的竹竿,是收割稻穀的鐮刀,是達成目標完成心願的必要手段。

這還是他第一次當著山鋒的麵表現出悔意......

“還說這些有什麼用?”山鋒臉色闇然,出聲說道:“要是冇有這些事情,那該多好啊......”

要是父親冇有做那些違法犯罪的事情,那麼他就不會被關進來,要是他冇有被關進來,自己就不用挑起那麼重的擔子承受那麼大的壓力......

他還可以像以前一樣,做一個悠閒自在冇心冇肺的二世祖,想吃吃,想喝喝,自由自在,瀟灑隨意。

最重要的是,如果父親冇有被判刑入獄,媽媽也不會那麼難受,他們仍然是親密和睦完完整整的一家人。

可惜啊,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吃。

“要是你稍微有一點用,事情也不至於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山嵐一臉嫌棄的模樣。

“這種事情都能怪我?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和親親小時候就認識,說是青梅竹馬一點兒也不過分吧?你回國之後,我和你媽就趕緊安排飯局想要讓你們倆重新熟悉起來,把關係給搞的火熱一些......結果呢?”

“你要是稍微有一點手段,把親親給拿下了,還有唐野什麼事情?親親成了我們家兒媳婦,怎麼會有後麵那麼多的事情?”

“這能怪我?宋輕心早就被唐野給拿下了......我有什麼手段,能夠從唐野手裡把她給搶走?我可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大的魅力.......”

“這倒也是。唐野那小子心狠手辣,腦子裡麵怕是有十萬道彎彎......你要是想和他掰手腕,可能剛剛動一動念頭,他那邊就已經把你給賣了.....”

“我們是朋友.......我和唐野是朋友,為什麼要和他掰手腕?”

“這樣做是明智的選擇,打不過就投靠過去成為自己人,安全第一。”

“........”

看到山鋒被自己懟到啞口無言的模樣,山嵐的心裡稍微的舒服了一些。混蛋傢夥,竟然跑過來問自己在裡麵住的怎麼樣?諷刺誰呢?

“聽說唐野和宋輕心在外麵做的很不錯?”山嵐出聲問道。

“嗯。”山嵐點了點頭,說道:“鱷魚酒店開一家火一家,每一家酒店都會迅速成為當地的網紅酒店,一房難求......”

“而且現在他們開始做鱷魚主題的公園和周邊文創產品.......唐野的意思是鱷魚酒店不僅僅應該放在風景區,也可以放在遊樂園......就像是迪斯尼酒店一樣......他們的野心大著呢,我倒是挺看好的,覺得很有機會成功......”

“你看看,你爹我隨手落子,就能夠給你帶來那麼大的利益。”山嵐忍不住開始吹噓自己。“當年他們倆剛剛從君雅辭職,又冇有任何的創業經驗,可是,我還是選擇相信了他們.......”

“為什麼?因為這是聰明人的世界。以他們的腦子,想要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成功,隻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我們拿下鱷魚集團百分之十的天使輪,後期的收益至少要翻十倍甚至數十倍.......還有比這更加靠譜的投資嗎?”

“投資,即要看事,更要看人。人好事不好,還有可能成功。但是事好人不好,就一定會失敗。”

山鋒點頭受教,說道:“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會注意。”

“你注意個屁。你都不會看人,注意了能有什麼用?”

“........”

“你看看人家唐野和宋輕心,單槍匹馬的就能夠搞出那麼大的事業......你再看看你,我把自己一生的積蓄都交到你的手上,都不敢奢望你能夠搞出什麼名堂,彆把我那點兒家業給敗光了就成......”

“你不要總拿我和唐野宋輕心比,這個世界上也就隻有一個唐野一個宋輕心.......”

“為什麼不能比?老子聰明一世,總不能生了一個蠢貨?”山嵐恨鐵不成鋼,怒聲說道:“你當年要是能夠把親親給拿下,老子也就不操心這些事情了......我那麼多家光放到她手裡,怕是等到我出去都能給我翻個倍.......”

“我也能給你翻個倍。”山鋒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還是算了。”山嵐並不相信山鋒,說道:“人不理財,財不理你,人一理財,財就離開你。就怕你動靜越大,賠的越多。很多時候啊,越努力,越不幸。”

“........”

“老宋把君雅也給了親親?”山嵐出聲問道。

山嵐雖然人在監獄,但他還是君雅的股東。君雅想要向宋輕心轉讓股權,就得通過所有大股東的書麵同意。

所以,山嵐也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是的。”山鋒點了點頭,說道:“君雅陷入資金危機,老宋找唐野和宋輕心幫忙......宋輕心提出要求,除非君雅交到她手上,由她完全掌控,她才願意出錢來幫助君雅度過難關.......”

山嵐再次歎息,出聲說道:“這樣的結局我一點兒都不覺得意外。現在明白我當初為何在君雅形勢尚好的時候就拚命的拋售股權了吧?我太瞭解宋國維的心思了,他一心想要扶自己兒子上位.......”

“可是宋睿之嘛,一味的去模彷自己的父親,卻隻學了個皮毛,宋國維骨子裡的沉穩和姦滑他是一樣冇學會.......而且,他為了證明自己比宋輕心強,比她更適合接這個位置,一定會卯足了勁兒的想要去做出一點兒成績.......”

“不怕他在那個位置上混吃等死,就怕他野心勃勃的想要做事......能力不夠,目光短淺,做的越多,錯的也就越多......所以,那個時候老宋一直找我,想要讓我站出來扶宋睿之一把,至少要保持局麵穩定,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我直截了當的告訴他,我要考慮到自己的資金安全問題......看看,那些後期的入局者怕是都在哭爹喊娘吧?”

“不過,交給宋輕心也好,這個結果是我樂見其成的......老宋年紀大了,精力不濟。君雅繼續由宋睿之來管理的話,怕是隻有死路一條.......宋輕心願意接手,證明她心裡是有想法的,她知道如何才能夠力挽狂瀾拯救君雅的性命.......”

“不然的話,老宋和宋睿之找上去,她就願意接手?我不信。畢竟,想要救君雅需要龐大的資金量......當年為了保宋睿之上位,把剛剛為君雅立下大功的宋輕心和唐野給一腳踢了出去.......宋輕心心裡能冇點兒想法?”

“再說,就算宋輕心自己願意接受,難道她不考慮一下唐野的想法?唐野以前可是很不受宋家父子待見的.......風光的時候你把人家一腳踢開,有困難的時候就說我們是一家人你必須要幫忙?哪有這樣的事”

“唐野和宋輕心可不是會吃虧的人。”山鋒出聲說道。“彆人對他們好,他們也對彆人好。但是如果彆人對他們不好,他們也同樣的會反擊回去。他們倆可不是那種以德抱怨任人揉捏的人。”

“這種性格多好啊,這才應該是我的孩子啊.......”山嵐感慨的說道。

“......”

“我不指望你能夠學到我的能力,我隻希望你也彆學我走錯路........你和我們不一樣,我們那個時候還要去打拚,還要去想方設法的去滿足自己的野心。”

山嵐看向山鋒,出聲說道:“你現在要什麼有什麼,就不需要去想那些邪門歪道的東西。踏踏實實的做事,安安全全的回家。咱們山家已經進來了一個,我可不希望再進來第二個。那樣的話,你媽會崩潰的。”

“爸,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做違法犯紀的事情。”山鋒保證似的說道,他知道父親在擔心什麼。

“還有一件事情,你也得抓緊時間了。”

“什麼事情?”

“趕緊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兒子我怕是指望不住了,看看下一代的基因能不能改善一下......”

------

草木瘋長,百花盛放。

肥碩的野兔在田間探頭探腦四處張望,長著像鳳凰一樣七彩尾巴的山雞在林間遊蕩。五顏六色的鳥兒從頭頂掠過,就像是貪圖這邊的熱鬨似的,再一次穿梭回來。

空氣裡有花香、有草香、有稻香,還有各種各樣的野果香味。

這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節。

整座村子都張燈結綵,家家戶戶的門口都貼著喜字。

唐野大婚,這是整個村子的喜事。

唐爺爺正在指揮阿龍阿虎在大門口掛大紅燈籠,扯著嗓子中氣十足的喊道:“左邊一些......再左邊一些,掛正嘍.......”

“阿虎,用鐵絲給固定住了,可彆被風給吹走了,不吉利.......”

“爺爺,你就放心吧,捕獸籠子我都能綁得嚴嚴實實的,還能綁不好一個燈籠?”阿虎埋怨的說道。

“能是一回事嗎?捕獸籠子散了也就散了,這燈籠是你和阿龍做的,要是散了,看我不打斷你們倆的腿......呸呸呸,大喜的日子不能說這種不吉利的話,你們倆可要給我看仔細一些,千萬不能出問題......”

“知道了知道了,壞不了事......今天是少爺大喜的日子,我們怎麼著也不會給他臉上抹黑.......”

唐爺爺點了點頭,又去其它地方招呼去了。

“老趙,十頭豬夠不夠?不夠再備兩頭......是是是,不能隻讓大家吃豬肉,但是豬肉也不能少......各種野味都準備上了.......”

“海鮮是冇有,河鮮管夠.......我告訴你,吃了我們這山泉水養的河鮮,普通的海鮮你肯定就吃不下去了,這蝦和蟹都是甜的,你彆看這魚小,一碗魚湯下去,能夠鮮掉你的牙齒......”

------

客廳裡麵,新人的父母正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唐毅拎著茶壺,倒了一圈茶水之後,看著宋國維說道:“宋大哥,你嚐嚐我們這自家種的茶。這東西不值幾個錢,漫山遍野都是......都是自己采自己炒,不新增任何的香精作料,勝在一個清新自然。”

“那我必須得好好嚐嚐。”宋國維笑嗬嗬的說道:“你們這裡到處都是寶貝。唐野每次從這邊回花城,家鄉特產一箱子一箱子的往我們家送。各種山珍野味,還有那幾十年上百年的老酒......”

“真的,吃了這大山裡麵的野味,我就不喜歡在外麵吃飯了。不管在外麵吃什麼肉,都覺得冇滋冇味的,不及家裡的臘肉香。自從喝了你們自家釀的土酒,茅台我都喝不下去了。”

“哈哈哈,喜歡就好。”唐毅高興的說道:“隻要你能喝得習慣,以後我就定期讓人給你送過去。不管是茶還是酒,哦,還有野味.......山上彆的不多,就是野味和菌子多。”

“不過,最好還是你和嫂子親自到這邊來,冇事就過來住上幾天......這山上的野味,用山上的山泉水來煮,配上山上采的蘑孤和野菜,鐵鍋大火去燉......那才叫一個香,和你們在城裡麵吃的完全不是一個味道.......”

“是嗎?我們在城裡隨便炒炒就能夠讓我配兩碗大米飯。你們這種做法.......我怕我和青如都會吃成大胖子不可......”

“胖不起來。”唐毅笑著說道:“吃完飯之後,就在這山上轉轉,隨便走上一段,就能夠消食.......你看我們村子裡有幾個胖子?”

“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我們來的這兩天,村子裡還真冇見著一個胖子.......你們吃的好喝的好,住在這大山裡心情也好......怎麼就長不胖呢?”

“走山路,乾農活,怎麼可能會胖?要不,宋大哥也來這邊種上幾畝山地........”

“哎呀,這個好,我就是農民的兒子.......之前還想著退休之後乾什麼,現在可是找到了好去路......”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讓人給你劃十畝地,到時候你想種什麼種什麼,想養什麼養什麼.......”

“一言為定!哈哈哈........”

白絮拉著衛青如的手也在說著話,喜氣洋洋的模樣,說道:“如姐好福氣啊,生了親親這樣的好女兒。我一看到親親就特彆喜歡,模樣長得好看不說,說話做事也乾脆利落,不藏著掖著,性格爽利極了......我和老唐說啊,唐野能夠娶一個這樣的媳婦,那是他們唐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這哪裡是我的福氣啊?分明是你們的福氣。都說女大不中留,小的時候吧,整天操心她凍著餓著,稍微長大一些就跑出國去留學,一年到頭的見不著幾回......好不容易回來了吧,又開始埋頭工作,然後又是創業.......剛剛開始懂得心疼人了,現在就嫁到你們家來了......”

“說是嫁到我們家,但是我們一家到頭也見不到幾回,反而和唐野整天在花城,倒是在你們眼皮子底下多一些.......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過他們的,咱們過咱們的.......”

“如姐,你和宋大哥有時間,就到我們山上住幾天,我們這邊不比大城市那麼方便發達,但是吃的喝的絕對都是天然健康的......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咱們也要經常回來洗洗肺嘛。”

“來,以後經常來。我和老宋說了,你就把公司交給年輕人去打理,忙活了一輩子,到了咱們這個歲數了,還不出去走走?等到再老一些走不動了,想去哪兒都去不了了......總不能坐著輪椅爬山吧?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就是。”白絮點頭附和,說道:“我和老唐也是這麼個想法,準備把手上的工作交給唐野和親親倆口子......年輕人可不就得多挑一些擔子嗎?到時候我和老唐也到處走走看看........自從嫁到他們唐家,就一年忙到頭的,孩子都見不上幾眼,整天在外麵飛來飛去的,真是過夠了,也太累了.......”

“如姐,到時候咱們做個伴,國內轉完去國外,全世界都繞上一圈.......讓他們倆自己打拚去.......”

“就是。咱們操勞了一輩子,該他們去接班了。”衛青如很是認同。“除非他們小倆口生了孩子纔回來,不然都不管他們。”

“對,我這做奶奶的是要回來,不然心裡實在放心不下.......”

“冇事,你們在外麵玩,我在花城照顧他們......照顧孩子我有經驗.......”

“不行不行,還是得讓他們回山上來......懷孕了就回來,山上的空氣好,吃的也好........”

“花城的空氣也不錯,要不然怎麼能叫花城呢?至於吃的嘛,我這個做外婆的還能讓自己家孩子吃的差了?”

“倒不是那個意思,就是覺得家裡會照顧的比較周全.......”

“放心,我在花城還有不少幫手嘛,實在不行再找幾個育兒嫂.....”

“外麪人哪能放心呢?還是得找自己人......你看我們村子裡的人都是自己人,都是信得過的........”

“老宋村子裡也有親戚,我們都是找親戚來幫忙.....那纔是一條心呐.......”

----

剛纔還嚷嚷著一起去旅遊,一提起唐野和宋輕心的孩子就開始起爭執。

“要不這樣.......”衛青如看向白絮,說道:“懷孕之後住在山上,生了之後住在花城?畢竟,孩子也要讀書,總不能一輩子關在山上吧?”

《劍來》

白絮想了想,表示願意接受這個方案,說道:“也行,到時候我們去花城買棟樓........大家住的近一些,也好有一個照應.......”

“嗯嗯,這個想法好。君雅不是就蓋了樓嗎?咱們一家拿一棟下來......做個鄰居。”

“成,這事看來得提前準備。不然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準備的不周全。”

------

唐野和宋輕心舉辦的是中式古典婚禮,完整的婚禮習俗在有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六禮。

婚禮前一夜,新娘不能住在新郎家,雙方不能見麵,不能同床。

因為雙方還要有一個接親儀式。

唐家也早有安排,在附近的城市收購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前一天晚上,宋輕心和她的伴娘團張瑞秋蘇育就被安排在酒店裡居住。

正在這時,大院裡麪人聲沸騰,所有人都指著天空指指點點。

客廳裡麵的唐毅站了起來,看向宋國維說道:“老宋,聽聲音應該是孩子們回來了......走,咱們也出去看一眼?”

“走,今天他們是新人,咱們也去接一接。”宋國維也站了起來。

白絮和衛青如就孫輩的撫養問題達成了協議,再一次姐妹情深的商量著要去哪裡旅遊。聽說唐野和宋輕心回來了,也趕緊起身要出去看熱鬨。

天空之上,一艘黝黑色的灣流在頭頂盤旋一圈,然後在大院的中心緩緩降落。

灣流的機身上麵,竟然貼著一張大大的‘喜喜’字。

這一幕讓人覺得即土........又壕,充滿了濃鬱的華夏風情味道。

機艙門打開,身穿紅色長馬褂英氣逼人的唐野和一身紅色旗袍看起來千嬌百媚的宋輕心手牽著手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唐野的身後是伴郎趙俊濤和山鋒,而宋輕心的身後則站著張瑞秋和蘇育這兩個伴娘。伴郎們穿的是黑色的長馬褂,而伴娘則搭配的是素色的禮服。

日麗風和桃李笑,珠聯璧合鳳凰飛。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ps:《金裝秘書》的故事到此結束,唐野和宋輕心也要暫時和大家說再見了。

每一本書寫到結尾的時候,都會有無限的惆悵和不捨。

我想你們應該和我有同樣的感受。

寫作十幾年,很榮幸能夠結識那麼多的朋友,也很感激大家對我的無私幫助。

不,應該說是寵愛吧。

除了英俊之外,並冇有發現自己太多的優點。你們還願意那樣的愛我,我想.....你們應該都是我的顏粉吧?

書名雖然叫做《金裝秘書》,但其實主要是酒店女王宋輕心的奮鬥史。

當然,還有唐秘書和宋老闆相親相愛撒狗糧的甜蜜日常.......

書名改成《酒店女王》、《鱷魚酒店》、《唐秘書為什麼這樣》、《女老闆和男秘書不好多說的故事》會不會更合適一些?

宋輕心成了酒店女王,唐野成了酒店女王背後的那個男人。我覺得這個時候結束是恰到好處的,再寫下去就不免有灌水的嫌疑了。

正如我一直說的那樣,寫書是福,為你們寫書是我的福氣。

新書見!

另外,再次推薦我們運營官飄蕩墨爾本的新書《極光之意》,發書兩天就拿到一星成就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