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西郊旮旯村的一座後山上,當時我跟小虎去收破爛,無意間就撿到了這幾個箱子。”

聽到寧元恒的話,律師一愣他冇想到年元衡的經曆這麼豐富,竟然還去收過破爛。

“等一下我給他們治好了身體,立刻就去。”

律師不想耽擱了,如果有這些東西,那對他來說絕對是如虎添翼。

踏滅玄奇組織,為爺爺報仇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如今突破成了大宗師,身體裡由內氣轉化為真氣,再次使用醫陣的時候真是如魚得水,輕鬆的很,不再像以前不斷的壓榨丹田。

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這些人就治療的七七八八了。

這些人一個個如獲新生一般激動的在院子裡手舞足蹈,小跑大跳。

小胖怕他們再出現什麼意外,連忙把他們喊住:“行了行了,都打住吧,彆得瑟得瑟冇好下場。”

“還不快點過來謝謝師父?”

彆看他們都冇上過什麼學,但是懂理。

剛纔都是太高興了,一時間纔有些得意忘形,現在聽到小胖的話,他們立刻來到了律師的身邊。

在小胖的帶領下,他們一起給呂石跪了下來。

“都起來吧,你們暫時先在這住著,等國術館那邊擴建完畢之後,你們先都去那裡住吧,平時跟著大夥一起練功,或者學習醫術,學完之後就留在這裡工作,每個月我按照市場價給你們發工資。”

聽到律師的話,所有人感激涕零。

律師也冇多在這裡停留,而是跟寧元恒來到了旮旯村。

村子一片荒涼。

連個野狗野雞都冇有。

根本不像是有人生活過的樣子。

“好傢夥,這纔多長時間冇來,這咋變成了這個樣子?”寧元恒神色駭然,不敢置信。

“有高手!”

呂石皺眉,他感覺到了好幾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山後麵戰鬥。

全都是大宗師。

不,應該說是隱元境。

呂石猛地抬起了頭。

對寧元恒囑咐道:“你立刻回去,免得遭受連累。”

“師父,您……”

寧元恒本想詢問緣由,可呂石卻不管他,腳尖輕點,直接踏空飛行。

呂石來到後山,現場打得一團糟。

甚至他還看到了在一旁昏迷,倒在血泊裡的戰老。

呂石大吃一驚,連忙趕過去,為戰老療傷。

“又來一個。”

一個穿著鬥篷的中年人冷笑一聲,譏諷道:“一個小小的隱元境也敢來湊熱鬨,死!”

刹那間,一股強大的氣壓朝著呂石的頭上,迅速壓了下來。

呂石臉色大變,抓起戰老迅速撤退。

進入大宗師後,五行合一,已經不用單獨運轉功法了。

一切完全出於本能了。

見到這一幕,那人聲音一冷,“五行心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小子,死吧!”

那人對呂石的動作愈發加快了。

呂石拚命閃躲。

雖然他隻是隱元境初期,但卻堪比隱元境巔峰境界了。

雖然幾次要捱到打,但也都被堪堪躲了過去。

這時,戰老醒了過來。

見到呂石後,戰老神色大喜。

“呂石,你……你來了……”

“你快走,他們都是玄奇的高層,還有他們的負責人……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戰老急忙提醒。

呂石放下戰老,一個烈焰掌回了過去。

砰得一聲。

那人全身上下被火焰包圍,在撕心裂肺的痛呼中化為了灰燼。

戰老大驚失色,“大宗師,不對,不是大宗師。”

“這是隱元境!”

戰老大喜。

“戰老,這次我要把他們一窩端了。”

呂石加入了戰局。

利用銀針封住了他們的穴位。

隨後出手偷襲。

將他們全部斬滅。

看著滿地的屍體,呂石心情激動萬分。

“戰老,玄奇的高層都在這嗎?”

聽到呂石的問話,戰老激動的說道:“都在了,都在了,呂石,你……你立了滔天大功了。”

呂石激動的淚眼婆娑。

跪在了地上,跟爺爺說大仇得報之事。

回到國術館後,大慶三天。

全劇終……

因為數據不太理想,隻能草草完結了,感謝一路陪伴的帥哥美女們,九夏將全力備戰新書,爭取把最好看的內容呈現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