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臣知道您想讓臣當孔明,可惜西夏並非西蜀,而您的皇後,她也不會是吳太後,她更想成為的是蕭太後,至於臣,當然就是她的韓德讓了。”

距離西夏皇宮不足一裡之地,有一棟在西夏這個狹小的國都能排進前五的大宅子,這乃是最近最炙手可熱的翰林學士方天佑的府邸,這棟宅子,還是西夏國主拓跋諒祚前段時間剛剛賜予的。

此時,從皇宮傳來陣陣喪鐘之聲,方天佑獨自站在自家院子中央,望著皇宮的方向,方天佑喃喃的說出了上麵那番話,自嘲的笑了笑。

“臣當然不會是孔明,但也不會成為韓德讓,你們夫婦二人都看錯了。”

實際上在方天佑心裡,默默的唸了一句。

“亞父,相父,最厲害的,當然是呂不韋了。”

曆史上被國主和皇帝稱為亞父或者相父等類似稱呼的不在少數,韓德讓和蕭燕燕蕭太後的故事,大宋,遼國,西夏儘人皆知,尤其是在大宋,被多少說書人當做笑話編成了段子,當然,在某些不為人知的隱秘處,404和和諧的內容自然少不了。

除了韓德讓,曆史上最有名的,恐怕得數鞠躬儘瘁,死而後已諸葛孔明和奇貨可居的呂不韋了。

加上韓德讓,這三人的際遇和處世各有千秋。

首先得說韓德讓,此人和蕭燕燕蕭太後本是青梅竹馬,可惜蕭燕燕嫁給了後來的遼國皇帝,待遼國皇帝去世,兩人的私情哪怕在北遼也傳的風風雨雨。

真正的情況無人知曉,但從韓德讓堅定不移的支援蕭太後把持朝政這點來看,可能真的是無風不起浪。梁皇後自然也是信了這一點。

從方天佑口中得知,梁皇後估計是在西夏國主的建議中得到了靈感,想叫西夏這個難得的三元魁首,前無古人的俊才成為她的韓德讓,但之前她和方天佑並無交情,也冇有韓德讓和蕭燕燕那種青梅竹馬的關係。

梁皇後當年能以再嫁的身份成為皇後,自然是備受西夏國主拓跋諒祚的寵愛,若非國色天香,又豈能讓西夏國主獨寵她一人,又有當年被勾引拓跋諒祚的成功例子,當然對自己的誘惑力自信滿滿,在得知拓跋諒祚預備了後手,自然是要先發製人,和方天佑結為同盟。

畢竟皇叔李成巍,那可是出了名的排斥漢人,兩人有著先天性的聯盟條件,為了鞏固兩人的同盟,梁皇後將自身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甚至在拓跋諒祚病重期間和方天佑苟且,可惜的是,她卻冇有看穿方天佑的為人,錯信了方天佑。

而西夏國主拓跋諒祚,又被方天佑表現出的忠心給矇蔽了,自以為他給了方天佑這樣大的恩典,方天佑會成為他心目中最好的托孤之人,又看好方天佑的能力,以為方天佑能如諸葛孔明一般,可以輔左自家皇兒鞏固西夏,成為所謂的三足鼎立。

可惜的是,三人各懷鬼胎,又會如願,不說梁皇後重用之前看他們兄妹二人不起的堂兄,更不用說拓跋諒祚冇有徹底信任自己的皇後和重臣。

最關鍵的人物方天佑,連身份性命都是假的,白蓮教聖子又豈是願意屈身彆人之下的,要不然,他為何隱瞞自家生母出身野利一族,甚至刻意做出和野利家族勢不兩立的表現。

最後再說呂不韋,野史傳說,呂不韋送趙姬給秦王,趙姬肚子裡麵已經懷有身孕,便是大名鼎鼎的秦始皇,這個雖然是野史,不可信,但呂不韋和秦王爭鋒,關於呂不韋想取而代之的說法還是有很多人相信的,出身白蓮教的方天佑便是其中之一。

而隨後從偏院中走出來一個契丹婦人打扮的女子,更加說明瞭這件事情不簡單。

“郎君,你果然料事如神,剛纔野利頭人派人傳信,皇叔李成巍暗中聯絡黨項部族,說梁氏謀害國主,並以國主生前密詔為信,即將發起謀逆。野利頭人身邊的衛士也傳來密信,說皇叔李成巍承諾,若是野利部願意擁立他為國主,下一任國主的皇後,必然是野利部的,若是野利頭人被這個承諾打動,轉而支援皇叔登基,本宮有些放心不下,咱們的兒子,真的能登上那個寶座嗎。”

這個契丹貴婦打扮的,赫然便是拓跋諒祚的貴妃,堂堂的遼國公主,看她話裡話外的意思,她的兒子,竟然不是西夏國主李成巍的,而是她和方天佑私通生下來的。

方天佑扭頭看著遼國公主,笑了笑說道。

“不會的,舅舅是個聰明人,同樣的當不會上第二次,野利家又不是冇出過皇後和太後,當年差點因此被滅族,這一次,舅舅一定會支援咱們的兒子,我瞭解舅舅,他心裡恐怕謀劃著我和他分管文武,有朝一日鳩占鵲巢,一步步瓦解嵬名部,打著讓野利家取而代之的算盤。”

看著遼國公主臉上的憂慮,方天佑一把摟過遼國公主耶律觀音,勸慰的笑道。

“放心吧,舅舅哪裡知道,他身邊的人,早就都被我收買了,你又不是不清楚,兩個表兄和我那個表弟是怎麼死的,舅舅已經冇有生育能力,我有辦法叫他立我為野梨部繼承人,野梨部遲早是我的手中之物,到那個時候,有野梨部和我手中的力量,我必然輔左咱們的兒子成為一代明君,最不濟,也能和大宋,大遼三足鼎立。”

遼國公主看著方天佑那張英俊的麵孔,充滿著自信,將頭埋在方天佑的胸膛上,不由得嘴角微微翹起,心中暗暗想到。

“幸虧本宮當年孤注一擲,連當年祖母留下的秘藥都用上了,要不然,本宮隻能赴姑祖母的後塵了,方郎啊方郎,待本宮垂簾聽政,穩定住局勢之後,定會留你一條性命的,讓你做本宮的麵首。”

遼國公主頭埋在方天佑懷裡,掩飾了自己的表情,冇看到方天佑臉上的詭異,此事方天佑心裡卻想的是。

“兒子當皇帝自然好,但哪裡好的過自己當皇帝呢。”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