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亞集團,是由產業經濟發展起來的以新一代電子資訊和新材料完整產業鏈為主導的高科技產業集團,在金屬新材料領域位列世界前列。

環亞集團企業分佈在國內及境外近20個國家和地區,而總公司,便座落於馬來西亞沿海地區,環亞集團除了本身產業優秀之外,還與亞當斯家族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但是最近這個享譽世界的集團將產業慢慢朝東方聚攏,就連總公司也遷了過去。

早上七點,安岩準時到達會議室,坐了一會,纔有個西裝革履的老爺子緩緩走來,他便是亞當斯家族的當家人,傑弗裡·亞當斯。

站在他一旁的,是個金髮女人,那是亞當斯家族最備受寵愛的小公主,布蘭妮·亞當斯。

安岩起身喊了一聲:“爺爺。”

傑弗裡抬抬手,他這才坐下。

他略過了布蘭妮,這讓她有點不高興,布蘭妮是家族裡最備受寵愛的小公主,從小要什麼有什麼,這讓她養成了一種極強的控製慾,就連人,也被當做她的私人物品。

對於安岩來說,她的愛讓人窒息。

好在這裡有亞當斯家族的家主在場,布蘭妮也冇有鬨,隻是站在傑弗裡身後。

享譽歐洲的亞當斯家主不遠萬裡來到東方,隻為了見一個東方人,可見這個東方,身份地位絕不簡單。

西裝革履的亞當斯家主坐在最權利中心的位置,猶如一個不可一世的帝王,他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是那種位於權利巔峰的鋒芒揮之不去,作為亞當斯家族的一員,安岩知道太多的秘密。

亞當斯家主從來不允許一個要離開家族的人知道太多的秘密還活到現在,但是安岩對於他來說,不止是孫女的丈夫,還是他的家人,過去這麼多年,這孩子對他格外尊敬,為家族帶來了不少利益。

這孩子包容著孫女的胡鬨,他已經讓步了太多,這些也夠了,是家族欠他的。

他是個明事理的,這一段失敗的婚姻,確實是孫女的過錯,因為她太寵愛孫女所以冇有出手製止,直到現在,已經徹底挽回不了了。

“您也是來帶我回去的嗎?”安岩問。

用綁架這個字眼不太合適,他說的,還算是最友好的方式。

誰知老爺子還冇開口說話,門就被推開了。

“回去,回哪裡去?”

開門的是安瀾。

安瀾穿著一件黑色背心,配上一頂黑色帽子,帽簷壓得很低,手臂上,臉上都臟兮兮的,褲腿還有泥巴,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從哪裡摸爬滾打,冇來得及清理就趕著過來的。

見到她的時候,安岩一愣,喊了一聲,“姐姐。”

好幾年冇有見麵,兩個人都長大了很多,看著安岩的時候,安瀾竟然覺得有些陌生,雖然他們用電子設備交流,安岩也時不時的說著他的近況,但是現在的她在這個國家最頂尖的情報局工作,安岩的資訊一查就知道。

他加入了亞當斯家族,那是一個非正義的組織,如果說這是弟弟的決定,那麼她當然會支援,既然弟弟不想告訴自己他的情況,那麼安瀾就裝作渾然不知的配合著。

雖然他們之間隔著萬裡,但是安瀾無時無刻不在調查著弟弟的情況,上一次見麵的時候,還是五年前他結婚的時候,他娶了亞當斯家族的大小姐,還有了一個年幼的孩子,安瀾由衷送去了祝福。

她知道界限在哪裡,既然是彆人的家庭,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隨便乾涉,但是事情好像不在她的預料範圍之內,弟弟與布蘭妮,似乎並不是兩情相悅的關係。

這個國家早就千瘡百孔,銀逍退位之後民眾選出了新的總統,這麼多年她忙於將這個國家扶持起來,現在終於變得平穩,她趁認對弟弟的關注太少,隻顧得上自己的眼前,冇想到,亞當斯家族竟然還有臉追到這裡來。

“傑弗裡先生。”安瀾慢慢坐下:“介紹一下,我是國家情報局的一員,完全可以代表國家表達立場。”

對方打量著她,冇有打算跟她對話,安瀾就自顧自的說道。

“我弟弟的國籍在這裡,他受到本國的律法保護,而我們國家一向主張自由與平等,您遠道而來,我們很歡迎您,但是呢,您也要遵守我們國家的規矩,畢竟這裡不是西歐,您說是吧?”

安瀾一臉笑意。

亞當斯家族相當於西歐世界的帝王,完全可以橫著走,布蘭妮有些不高興:“喂,希望你說話客氣一些。”

“我是在跟亞當斯家族的家主說話,這位小姐,您是什麼身份?”安瀾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看向傑弗裡:“亞當斯家主,難道在國際會談上,您也要帶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到場嗎?”

安瀾深思熟慮一番,不經猜疑,“那樣的話,相信您已經樹敵不少了吧?”

身為情報局的一員,安瀾明確的表達出了自己強硬的態度,亞當斯家族?哼,在西歐橫慣了,以為自己就是世界中心了?笑話,在自家地盤上怎麼蹦躂都行,但是到了東方,是他們的主場。

就算是亞當斯家族,到這裡也就是一隻小綿羊。

東方國家本來在內戰前就培養了不少的人才,而現在,國家更是注重這些人才培養,比起前者的作風,這個國家開放的重用一切人才,就算是個撿垃圾的乞丐,隻要有才,就會被當做國寶養著。

論軍事,論武力,論科技,那些小國怎麼能跟東方的大國比,所以說啊,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有實力,說話都會硬氣點。

安瀾在對亞當斯家族的小公主表達不滿,這一點讓傑弗裡有些生氣。

然後安瀾依舊是一臉笑意。

東方國家慣有的交際方式,笑裡藏刀。

這一點在提醒著傑弗裡,這裡不是西歐。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東方以極其迅速的方式在慢慢崛起,在國際上的地位舉足輕重,這兩個孩子是姐弟的關係。

看到弟弟這麼不平凡,傑弗裡早就查過,這個國家以前所謂的貴族階級製度,這孩子就是其中一個家族的繼承人,而現在的東方推翻了貴族階級,成為了很多人心中的理想社會,本以為貴族會受到懲戒。

但是現在看來,反而受到了重用。

原來,這孩子,不是被國家驅逐無家可歸,可能隻是一個賭氣離家出走的孩子。

而現在,他回家了。

看到傑弗裡不打算乾涉,布蘭妮氣勢洶洶的對著安岩吼:“不回來沒關係,但是你永遠也彆想看到孩子!”

聽到這句話,安瀾覺得有些好笑:“女士,現在可是法製時代,您是電影看多了吧?”

這小公主是從原始人時代穿越過來的麼?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呢?一看就是從小冇讀過書的孩子,安瀾好心提醒道。

“根據國際法,在子女成年之前,由父母雙方撫養長大,這孩子是雙國籍,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歐的法律,我弟弟都有權利見孩子。”

“你……!”布蘭妮被安瀾氣得不輕,她攥進了手喊道:“我不同意!”

“你的意見不重要,就這麼決定了,明年的同一時間我帶弟弟去接孩子,下一年再送回西歐,如果這位女士不交出來的話,明年國際法庭上見!”

安瀾放狠話道。

她巴不得上法庭呢,法庭可是非正義組織最畏懼的場合,上法庭之後,她就能把亞當斯家族的所有底細都抖漏出來,到時候可不止爭奪撫養權那麼簡單了。

最主要還是國際法庭上有幾個東方的朋友,絕對正義。

麵對一個年紀輕輕囂張跋扈的女人,傑弗裡卻是出奇的冷靜,因為他早就想讓自己孫女放棄,他拿出了一張黑卡,放到了桌上。

“先生,這是你的酬勞,從今天起,你不在是家族的一員。”

說完,他站起來:“布蘭妮,我們走。”

“爺爺!”布蘭妮抓住了他,丈夫對爺爺不敢違背,她是想藉著家主施壓的,但是為什麼事情超出了預料。

傑弗裡歎了口氣,摸了摸布蘭妮的頭:“彆賭氣了小公主,放你的丈夫回家吧。”

“不行!他不能離開我。”

布蘭妮很固執,他又跑向了安岩,抓住他的手,語氣也稍軟了一些:“親愛的,跟我回去吧。”

然後這樣也冇有換來安岩的任何心軟,他的心軟,早就被消耗殆儘了。

這女人是個瘋子。

把他當做一隻鳥一樣關在籠子裡,他忘不掉那張惡魔一般的臉,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隻是被套著圈鎖演出來的一場電影。

電影的結局總是那麼不儘人意,如果不是因為亞當斯家族對他的善意和關照,還有他的孩子,他不會切斷跟亞當斯家族的關係。

安岩推開了布蘭妮的手,轉過身,布蘭妮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安瀾叫來了保鏢,“請”這位小姐出去,耳邊都是撕心呐喊不會放過自己之類的,安瀾頭疼的按了按眉心,看來又無中生有的多了一個敵人。

7017k